古代吃货生存指南-中国青年报:为何有官员爱称自己是摄影家

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日前因涉嫌************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据披露,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的另一个身份是摄影家,其作品《真水》曾获中国摄影界最高奖项“金像奖”,并在巴黎市中心的新华影廊展出;担任焦作市委书记时,他还把自己的摄影作品制作成宣传册、挂历、台历等,当作礼品赠送。

有古代吃货生存指南雅好摄影,这并不稀奇。一直以来,某些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在摄影方面都表现得十分高调,不仅组织有形形******的采风、影展,个人摄影集也印得越来越精美。至于像古代吃货生存指南那样,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摄影作品斩获国内摄影大奖的,也不在少数。

作为一种个人爱好,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群体当然有选择摄影的权利,而且他们中也确实出现过一批质量上乘的摄影作品。即以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的《真水》为例,有评论称,它“勾勒水的明暗轮廓,呈现了水与光的抽象之美”,这并非过誉。不过,问题的关键显然不在于技术,而在于这一爱好本身与权力之间的暧昧关系。

专业摄影往往很“烧钱”,一是时间,二是器材。

摄影需要大量时间,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利用“业余时间”到各地采风,其间的公与私很难完全切割清楚。以时下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的忙碌程度而言,似乎很难挤出大块时间去采风。若长期沉迷于摄影,一定是挤占了工作时间、利用了工作之便。这样的行为尽管不好定性,但显然不能完全视为合规合法。

今年7月,《人民日报》曝光了一起古代吃货生存指南乘坐大排量越野车在锡林郭勒盟草原遮挡号牌采风“拍马”的事件。“拍马”只是冰山一角,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摄影已成为时下被默许甚至被褒扬的主要爱好之一了。也因此,大大小小的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奔走于各类景区,活跃于各项影展,以为雅趣,乐而忘返。

在器材方面,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同样有着一般发烧友难以比拟的优势。动辄十几万元、数十万元的摄影装备,对于握有公权力的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来说,并不算什么负担。很多时候,甚至还是他人接近领导的绝佳机会。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后,有消息显示,在古代吃货生存指南被谈话期间,曾退出价值数百万元的摄影器材。可见,从“雅好”到“雅贿”,完全可以随意转换。

不仅如此,古代吃货生存指南一旦成了“摄影家”,则大量公共资源都会被优先占用,展览会、评奖乃至景区等等,统统都成了其实现“理想”的工具。表面上看,这些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是在用自己的“公暇之作”丰富公众的文化生活,实际上,这样的招摇仍然是一种滥权,是用公权力挤占社会的公共资源。

而像古代吃货生存指南那样,让旅游部门制作“大篷车”,挂着他拍摄的云台山照片,去周围省市宣传,这一度被视为推广本土旅游,其实,其所展示的还是铺天盖地、无远弗届的权力。

要之,在举国上下“反******”、转变作风的背景下,有必要深入检讨一下“古代吃货生存指南摄影家”的问题。干涉公民爱好当然不合适,但起码应该在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理政与个人爱好之间进行必要的切割,明晰二者的界限,让摄影真正回归业余爱好,让古代吃货生存指南真正恪守职业边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