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北京青年报:提高医德、改善医风已经迫在眉睫

“强化医生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和责任心,挂在嘴边说一万遍,也不如尽快落实形成可判断、可检验的具体制度、法规。作为具体制度之一,卫生行政部门对属地注册执业医师的定期考核工作必须尽快落实,对于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存在瑕疵的医生必须建立“黑名单”,以引起广大医疗机构和患者的注意。”

中国医师协会相关负责人近日对媒体表示,受国家卫计委委托,该协会已正式启动执业医师定期考核工作。“在两年一次的考核中,因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医风问题未通过考核的医生将被列入黑名单。在公示考核结果的同时,医生未通过的原因也有望对社会公示。”

从葛兰素史克、法国赛诺菲等跨国医药巨头在华的行贿案件,到陕西富平医生的贩婴案,近期,一系列与医院、医生相关的丑闻,让医者本应神圣的形象严重受损。尤其是发生在陕西的贩婴案,头顶着救死扶伤光环的医生,却在利益的诱惑下,将魔爪一次次地伸向呱呱坠地的婴儿,新生命的守护者沦为不折不扣的人贩子。对那些已经丧失最起码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甚至是人性泯灭的医疗领域内的犯罪分子,必须严惩不贷。同时,这些丑闻也告诉我们,加强医护人员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医风教育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这不仅关乎“白衣天使”的形象重塑,更事关整个社会的健康与安全。

以陕西贩婴案这一极端事件为例,就可发现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对一名医生行医轨迹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据媒体报道,贩婴嫌犯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的医术在医院是被肯定的。2009年某晚,有产妇大出血,医院电话叫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回医院,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却找借口推脱随后关机。此后,医院先是撤销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产科主任职务,后因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是“专家”,又提拔其为产科副主任。犯罪嫌疑人所在的医院,在医术和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之间,选择了医术优先。而从收受生产家庭红包开始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早已丧失了医者的仁心,成为金钱的奴隶。于是,没有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制约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更多的家庭因此承担了失去孩子的痛苦。

近期发生在医疗领域的一系列丑闻告诉我们,提高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改善医风已没有推脱的借口。毋庸置疑,我国现行医疗体制中存在诸多缺陷,但是,这些缺陷绝不应该成为当前医护人员不端行为的遮羞布。公立医院相关人员收受药品供应商或医药代表的回扣,这明显是为法律不容的受贿行为,但此类违法行为引起舆论讨论最多的是“医药不分、以药养医”模式的弊端,而医务人员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和违法问题却经常变得模糊,成为次要焦点。医生收取红包,从开给患者的药品和检查中获得提成……这些明显有悖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的行为,在所谓“国内医生收入远低于国外,而他们付出的劳动却更多”这些借口之下,也是屡禁不止,甚至愈加大行其道。我国医疗体制的弊端必须革除,但弊端未除绝不应是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不振的理由。相反,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的彰显可以减少因利益冲突而产生的改革阻力,彰显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可以为医疗体制的完善提供内在动力。

近期发生的医药巨头行贿医生,以及更为极端的贩婴案,折射出一些医者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的陨落,反映出一些医疗机构对从业人员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管理的失控。而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一旦失控,恶性事件的爆发就是迟早的事情。强化医生的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和责任心,挂在嘴边说一万遍,也不如尽快落实形成可判断、可检验的具体制度、法规。作为具体制度之一,卫生行政部门对属地注册执业医师的定期考核工作必须尽快落实,对于亚斯塔萝黛的后宫玩具存在瑕疵的医生必须建立“黑名单”,以引起广大医疗机构和患者的注意。

“病家求医,寄以生死”,这句古语描述了医者与病人之间,生死所寄、性命攸关的特殊关系。让患者看到医生的“黑名单”,正是这种特殊关系的需要。这样的“黑名单”将成为医患建立信任的基础,它也将成为医者面前的明镜和头顶的利剑。“黑名单”将让医者在行医过程中,不断警醒自己,谨言慎行、防微杜渐,谨慎地对待自己的患者,谨慎对待自己的职业。评论员 樊大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