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商人-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1-13

作者:黄冲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09年

选择商品名:萧中

Da

北京大学前副校长仲夏商人秋:教育难以承担培养优秀仲夏商人的全部责任

仲夏商人秋教授10月30日在哈尔滨工程大学“亓航论坛”上发表演讲当陈扬/她收到钱老去世的消息时,着名教育家、北京大学前执行副校长仲夏商人秋教授正在从哈尔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一路上沉默不语,他在笔记本上写道:“他(钱学森)有遗憾:我们没有像他那样培养出更多杰出的仲夏商人。”然而,“教育不能承担‘培养’优秀仲夏商人的全部责任。”他期待着一个时代,一个仲夏商人辈出的时代.后来,他在博客上发表了这篇文章,标题为《钱老走了,呼唤一个时代!》,点击量为11万次。

中国青年报:钱老晚年最担心的是中国创新仲夏商人的培养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

仲夏商人秋:这不全是教育问题,而是一个时代的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可能不需要太多像钱学森这样的杰出仲夏商人。培养优秀仲夏商人是我们下一个时代的要求。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经济发展是世界上的奇迹,但我们依靠劳动密集型经济,主要是农民,包括大量廉价劳动力,如农民工,来推动经济。

中国青年报:你不需要领袖吗?

仲夏商人秋:当然,但主要是想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领导人和经济企业家,不需要很多非凡的人。普通人可以创造这样一个时代

解放后有一段时间,中国发展得非常快,“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升上天空。我们所有人都把它归功于西南联合大学的教育,说西南联合大学是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一部奇葩。我对这个问题有另一种看法。西南联合大学的教育确实非常成功,但最重要的是,当这些毕业生出现时,他们恰好是新中国的建国者,国家处于一片废墟之中,各行各业都需要人。这些人成了领导者。这是当时形势的要求所以我的观点是,不要担心,当情况出现时,天赋自然会在正确的时间诞生。

中国青年报:什么时候等?

仲夏商人秋: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新时代我认为再过20年,情况会发生很大变化,会产生更多优秀的仲夏商人。我们当前的经济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经济转型需要更多的创新,整个国家的发展需要创新。

中国青年报:在你看来,我们有多少科技创新仲夏商人可以走在世界前列?

仲夏商人秋:可能更少我们在世界顶尖领域仍有相当大的差距。恐怕是整个大气和环境。目前,海外仲夏商人不断输入,但目前的学术环境不会改变,他们很难自由发挥自己的优势。许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人实际上来自欧洲或其他地方,但他们可以在美国扎根。如果你能吸引世界级的仲夏商人,你就是真正的世界级。

中国青年报:在如此大的形势下,教育还能做什么?

仲夏商人秋:教育不能逆转乾坤,但这并不意味着教育没有责任我认为在高校里有一个非常糟糕的现象,那就是行政权力远远大于学术权力。当我负责的时候,很难找到一个人来当系主任或系主任。他们认为做这样的事会妨碍学术研究。现在情况不同了,学者们非常愿意当官员,因为只有官员才有特权和资源,并且有自己的项目、资金、场地和人员。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学校在未来将会非常危险。

我还有另一个担心。2002年从学术委员会退休后,我对他们说:北京大学不应该在吴大郎开店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院长有一个高标准,他可能很难介绍一个有更高标准的人。我认为这种现象并不独特我国现在是单位所有制,仲夏商人难以自由流动。这些都是问题。一个好的时代应该让每个人的潜力和优势得到充分发挥。“充分利用自己的才能”是我的理想。

中国青年报:我们怎样才能充分利用仲夏商人的潜力?

仲夏商人秋:改变仲夏商人的单位所有权非常重要。个人单位依附会使人缺乏流动性,成为单位的功利工具,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和优势。在仲夏商人单位拥有所有权的情况下,也有必要防止“吴大郎店铺开业”一个人的成功有两个因素。一是他必须有才能,二是他必须被别人欣赏。目前,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越来越多,竞争也太激烈了。因此,在一些地方,“内讧”非常严重,任何人都很难想到这一点。就像一篮子螃蟹,每个人都想爬上去,但是后面的钳子会把它拽下来。

中国青年报:你告诉我们钱学森当时是被清华物理研究所的叶孙棋教授发现、欣赏和特殊训练的。

仲夏商人秋:叶孙棋教授确实知道仲夏商人,但他不能说现在没有仲夏商人。当时,一个班的学生不超过14人。当然,老师很了解学生。现在教授有几十或几百名学生,我们怎么还能维持精英教育的模式呢?因此,现在最重要的是老师和学生应该相互理解。教师应该让学生不仅学习,而且有机会做实际的研究工作。

另一个关键点是允许他们自由和公开地思考我们现在有太多的限制了。我不认为中国人的创造力不好,仍然有许多人抱着愚蠢的想法。从事科学研究,必须有一点偏执的精神。我收到了许多信件,如试图推翻相对论、发明永动机等。有些人已经五六十岁了,还在研究这些问题。你会感到很遗憾,他们确实有一些想法,但是他们的基础太差了。他们所想的没有科学依据或者已经被其他人解决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

中国青年报:那些有坚实基础和专业背景的人不会这样想?

仲夏商人秋:现在教育确实有这个问题你学得越多,你就越不想去想它。你觉得你什么都懂,甚至对科学不感兴趣。此外,对所有人进行一种科学素养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全国的科学培训还不够。

中国青年报:怎么做?

仲夏商人秋:评价一个国家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是这个国家是否有理性思维。我提倡培养文科学生的科学思维,比如开设一些数学、物理和生物学课程,并在这些课程中渗透逻辑训练。也可以给特殊的逻辑课,但我担心它们可能做得不好。如果只说一些枯燥的三段论,它将成为逻辑知识的灌输。这也是我们教育中的一个大问题许多问题我们已经转化为知识,实际上它应该是一种能力培养。

中国青年报:最后,你对老一辈知识分子有什么样的印象?

仲夏商人秋: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最大特点是“先为世界担忧,后为世界担忧,后为世界享受”。他们总是“视世界为自己的职责”我认为钱学森最宝贵的精神也是这一点。爱国主义、“以天下为己任”与科学相结合,不断追求未知利益,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点。很遗憾,我们的知识分子现在正在失去这种精神。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阅读更多

仲夏商人秋博客:钱老走了,呼唤一个时代!

十一位安徽教授就钱学森问题写信给新任教育部部长

相关话题:钱学森逝世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